比特幣NFT近期熱度持續上升,目前在比特幣上鑄造的銘文(即比特幣NFT)總量已經超過了52萬個(據 Dune 3月19日數據),而此前3月6日Yugalabs推出的比特幣NFT系列TwelveFold的拍賣,把比特幣NFT推向了一個新的高潮:該系列一共300個NFT,最低中標價2.25BTC,最高中標價7.11BTC,而目前最火的NFT藍籌項目無聊猿的地板價為61.59ETH,價值3.95BTC,足見比特幣NFT的熱度。

Yuga Labs 推出的比特幣的NFT系列--TwelveFold

那麼,比特幣NFT到底是什麼?為什麼現在才火起來?目前圍繞比特幣NFT的生態又有哪些?我們來一探究竟。

 01、比特幣NFT是什麼?

以太坊NFT我們很熟悉,從早期轟動一時的加密貓,到現在的藍籌項目無聊猿、CryptoPunks、Azuki等,都是以太坊上持續火爆的NFT項目。可以說,NFT是帶著以太坊的基因進入大眾視野中的,在以太坊公鏈引爆之後, 逐漸成為其他公鏈生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提起比特幣NFT,可能絕大多數人沒啥印象。不過,在比特幣誕生的這十幾年時間里,一直都有關於NFT的各種嘗試,就是動靜不大,直到這次Ordinals協議的出現,讓比特幣NFT以閃亮的姿態進入大眾視野。


自2009年到2023年,比特幣上NFT探索歷史(Galaxy)

那麼,Ordinals協議是什麼?又是怎麼實現在比特幣上鑄造NFT的?
我們知道NFT是non-fungible tokens,非同質化token,即每一枚NFT都是不一樣的,且不可分割,在以太坊上是通過Erc721、Erc1155等token標準來實現的。但是,比特幣上並沒有圖靈完備的智能合約,不能直接採用這些token標準,在比特幣裡面怎麼實現的呢?

Ordinals的創始人Casey Rodarmor想到了聰,即比特幣的最小單位,一聰等於一億分之一個比特幣,它是不可分割的。

第一個條件滿足了,但怎樣讓每個聰變得不一樣呢?Casey給每個聰進行編號,從他們被挖出來的時間節點開始編號。
比如,中本聰挖出來創世區塊的時候,同時挖出來了50個比特幣,按照先後順序,第一個比特幣的第一個聰編號為0,第50個比特幣的最後一個聰編號為4999999999。這樣,每個聰就有了自己獨特的編號,成為了不可分割且不可替換的token。

將圖片、文字、音頻甚至視頻等內容寫入上面有編號的聰裡面,就鑄造了一枚不可替換、不可分割的NFT,即比特幣NFT,Ordinals協議讓比特幣NFT的鑄造成為可能。

不過,能將圖片等信息寫入聰裡面還有個前提:比特幣網絡允許寫入這些內容,並且有足夠的容量來存儲這些信息。

畢竟,在2017年那波牛市中,對於炒得轟轟烈烈的比特幣擴容事件,想必經歷過的還歷歷在目:那場擴容事件的結果是比特幣分叉出BCH,BCH又分叉出BSV,隨之而來的是一大堆目前已差不多歸零的分叉幣。

對當時的比特幣來說,區塊容量上限1MB,且不允許將較大容量的數據(限制80kb)寫入比特幣區塊中,1MB的容量存儲比特幣交易數據已經有些捉襟見肘了,更不用談鑄造大量NFT。

不過,在2017年的比特幣擴容討論中,比特幣社區進行了Segwit升級,讓比特幣的有效區塊大小從1MB升級成了4MB,另外,2021年Taproot升級放開了數據限制,讓比特幣中的任意數據存儲(小於4MB)成為可能,這些給如今的比特幣NFT奠定了基礎。

自從2022年12月14日在區塊高度767430鑄造了第一個NFT,到目前為止3個月的時間,已經鑄造了50.2萬個比特幣NFT,造的NFT內容包括圖片、文字、音頻、視頻和應用程序等,其中最誇張的是2023年2月2日鑄造的一個NFT,占用了3.9MB的容量,而比特幣的最大容量才4MB。

3月16日Ordinals上比特幣NFT的鑄造數量,數據來源:Dune
比特幣774628區塊,區塊容量為3.96MB,數據來源:mempool

02、比特幣NFT有啥特點

1)數據存儲在比特幣鏈上,安全性高

比特幣NFT最大的特點是,數據完全存儲在比特幣區塊鏈上。

我們上面提到,比特幣經過Segwit擴容+taproot升級之後,允許更大尺寸的數據存儲在鏈上,因此Ordinals協議就是利用這點,將所有鑄造的NFT原始數據全部存到比特幣這條鏈上。

比特幣作為加密行業的龍頭項目,成立十幾年以來其安全性有目共睹,是去中心化程度最高、安全繫數也最高的公鏈,所以,比特幣NFT也就有了和比特幣同等級的安全性。

畢竟,以太坊和其他公鏈NFT大多數是存儲在Filecoin、AR甚至其他中心化雲平臺,鏈上存儲的只是數據指向鏈接,原始數據不僅在一定程度上可修改,而且存在丟失的可能。

2)可存儲空間有限

上面提到比特幣NFT的所有原始數據都存儲在比特幣鏈上,而比特幣在擴容之後區塊大小也就4MB,也就說是,這4MB的空間不僅僅要容納這段時間內的所有交易信息,而且要存儲所有的NFT數據。

所以相比其他公鏈NFT來說,這個空間是非常有限的。比如我們前面提到的,2月2日一個NFT就占用了3.9M的區塊容量,當比特幣NFT市場變得非常活躍之後,4MB的區塊容量想必會成為最大的掣肘,甚至影響到比特幣正常的交易。這也是目前的比特幣NFT被社區詬病的原因。

比特幣NFT鑄造的費用和NFT大小以及鑄造速度有關,NFT越大鑄造的費用相對也就越高,加上比特幣區塊容量的限制,因此只有一些特定類型的NFT適合鑄造。

3)沒有版稅功能

對於藝術家或NFT創作者來說,其中最有吸引力的部分非版稅莫屬了,讓創作者真正從作品中獲益,這也是NFT破圈進入創作圈的利器。

以太坊及其他公鏈的NFT,之所以能自由設置給創作者的版稅,主要在於智能合約功能。不過比特幣是沒有“圖靈完備”的智能合約功能的,因此,創作者無法從比特幣NFT中獲得版稅。

對於創作者來說,要從比特幣NFT中獲益,大概只能獲得一次性拍賣收入,以及從剩餘NFT升值中獲益,對創作者的激勵目前來看似乎不太夠。

4)其價值和聰的稀缺性有關

從以太坊藍籌NFT我們不難總結,其價值和NFT的藝術品質、團隊運營能力、社區共識等息息相關,但是比特幣NFT除了這些之外,還和聰的位置關係很大。

比如所對應的聰的位置(創世區塊或減半後第一個區塊等)、聰的序號的獨特性(比如前一萬個序號)、是否整個NFT系列都在同一個區塊中鑄造等等,和聰有關的因素會成為比特幣NFT價值的重要考量點。

當然,稀缺性,也一直是高價值NFT備受擁躉的根本原因。

 03、目前比特幣NFT有哪些生態?

比特幣NFT從2月初開始真正爆發,目前不到一個半月,已經陸續出現了一些錢包、mint服務平臺、交易及數據平臺等,不過目前很多網站還處於功能不全或者非常簡陋的狀態,看得出來上線非常匆忙。
目前比特幣上面的收藏品還不多,不過Crypto punks以及Yuga labs剛發行的TwelveFold系列,都是非常明星的比特幣NFT系列,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眼熟的NFT,剛從以太坊等其他公鏈遷移過去。

但是比起以太坊等NFT,比特幣NFT的周邊配套還非常不成熟,有興趣可以根據圖裡面的工具去探索。

04、總結

當初比特幣社區在討論Segwit升級和Taproot擴容之際,絕對沒想到會誕生出Ordinals這個新物種,給比特幣NFT生態帶來全新的局面。

以比特幣社區的保守特性,一旦預料到了這點,大概率是不會讓Ordinals有機會出現的。畢竟,對於比特幣社區來說,整個網絡的安全穩健才是第一要務。

尤其是比特幣 NFT可能帶來更大的區塊,意味著礦工運行完整節點的硬件增加,操作完整節點變得更加困難,可能導致礦工數量的減少從而影響比特幣的安全性。

不過,從另外一方面來說,Ordinals在目前起步階段其實付費使用了被閑置的區塊空間,給礦工創造了更大的價值。如果未來比特幣NFT的鑄造和交易進一步爆發的話,可能像以太坊NFT一樣給礦工帶來更多交易費,從而更好地保障比特幣網絡的安全性。

總的來說,比特幣NFT才剛剛起步,比起以太坊等其他公鏈的NFT,問題也非常多。而作為改變比特幣生態格局的新物質,未來可期。

關於比特幣NFT的未來,你怎麼看?